首页国际新闻—正文
默克尔赴美开启“告别之旅” 德美间龃龉难修复
2021年07月16日 10:45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国际观察:默克尔赴美开启“告别之旅”,德美间龃龉难修复

  中新网7月16日电(刘丹忆)当地时间15日,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美国,由于默克尔已表示不再参加今年的德国大选,这很可能是她任内最后一次访美。

  在即将卸任之际,默克尔此次的“告别之旅”不仅试图修复脆弱的跨大西洋关系,美德也会聚焦双方未来数月乃至数年的合作。但由于在多项问题上根深蒂固的利益分歧,分析称,这次会晤恐怕难以取得突破。

  默克尔卸任之前赴美

  “告别访问”有哪些安排?

  离任之前,默克尔决定再去美国一趟。

  这是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对美国的第 19 次正式访问,她也将是拜登任内,在白宫迎接的第一位欧洲国家领导人。

  默克尔15日的日程包括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共进早餐,与拜登一对一会晤,以及参加拜登夫妇在白宫举办的晚宴。默克尔还将在接受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荣誉学位后,发表讲话。

 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杰克逊·简斯表示,默克尔可能就美国对下一届德国政府的期望,向拜登提供建议。“我认为这是一种表达‘感谢回忆’的感觉,或许还会提到一点(拜登)在与德国下届政府打交道时,应该考虑的问题。”

  争议议题棘手

  “北溪二号”系会谈重点

  德国《明镜》周刊称,尽管和特朗普时代相比,德美之间的分歧要小很多,但此次默克尔和拜登会谈的许多议题仍非常棘手。

  两国领导人将就结束新冠疫情、应对气候变化、促进经济繁荣和国际安全等一系列共同挑战展开讨论,可能涵盖以下议题:

  ——“北溪二号”

  彭博社报道指出,没有什么比“北溪二号”项目,更能加剧美德间的不信任了。

  美国多次施压德国放弃与俄合作“北溪-2”管道,遭德方强烈反弹。这一项目可绕过乌克兰把俄天然气输送至欧洲各国,预计2021年夏季可建成。

 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宣布对参与“北溪二号”项目的企业实施制裁。拜登上台后,美国政府于2021年5月宣布豁免制裁该项目相关企业及CEO,但并未改变反对修建“北溪二号”项目的立场。

  有外交官员预计,默克尔可能与拜登讨论部分具体措施,以减轻乌克兰的损失。但默克尔12日已表态称,她并不认为,此次会晤将完成一份解决相关争端的协议。

  ——入境限制

  美国对欧盟公民实施的入境限制,自2020年3月生效后,至今没有解除。尽管欧盟方面已经在2021年6月解除了美国公民的新冠疫情入境限制,但是,拜登政府短期内似乎没有执行对等措施的动向。

  欧盟内部对此次默克尔访美有所期待,希望她能够利用退休前最后一次出访美国的机会,说服拜登放松入境限制。

  ——疫苗专利权

  5月,拜登政府高调宣布,支持暂时冻结新冠疫苗的专利保护。白宫表示,冻结专利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,尽快让尽可能多的人接种疫苗。

  不过,德国政府表示坚决反对。默克尔说,冻结疫苗专利“是一条歧路”,更为有效的做法,应该是基于专利授权扩大产能。

  德美官方则并未透露两国领导人是否会在会晤中,具体谈及这个棘手议题。但是,一些非政府组织已经宣布,将在默克尔到访华盛顿期间举行示威活动,抗议德国政府的立场。

  白宫之行难触碰根本

  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难修复

  在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恶语相向之后,对于此次访问,德美双方都带有想改善关系的意愿。然而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指出,访问将带来一种新的、更友好的基调,但可能无助于解决跨大西洋关系中的长期利益分歧。

  自从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,美德关系持续恶化。除了“北溪二号”之外,双方在经济、政治、外交和安全诸多领域,龃龉不断。

  一位德国高级官员称:“会谈的基调再次恢复,美德会又像伙伴一样讨论相关问题,但就实质性问题而言,很明显,美国不会改变一些关键政策。”“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的立场都是美国的立场,只是他采取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方式。”

  在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一项最新调查中,只有19%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是与他们有共同“价值观和利益”的盟友。大多数人表示,他们认为美国的政治体系已经崩溃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从来不像它的拥护者说的那样互惠互利。被特朗普的“美国优先”政策所伤害的欧洲人,也许注定要对拜登失望。因为他们会意识到,美国仍在走自己的路。

  “铁打”的默克尔

  “流水”的美国总统

  在默克尔执政16年的时间里,她先后与四位美国总统打交道。默克尔与每一位美国总统的来往,都是德美关系的缩影。

  2006年,当默克尔作为新任德国总理,首次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握手时,德美双边关系处于低温状态。布什日前在接受德媒访问时说,两国关系之所以能迅速改善,同他和默克尔从一开始就相当合拍这一事实大有关系。

  小布什卸任后,默克尔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改善。

  2011年6月,默克尔因对欧洲政治所作的努力,从奥巴马手中接受自由勋章——美国的最高文职勋章。观察家们指出,这是德美关系的良好证明。

  2013 年,有报道称,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了德国政府的电话,包括默克尔的电话。默克尔表示“在朋友之间进行间谍活动”,是不可接受的。但她并没有让这件事给跨大西洋关系蒙上持久的阴影。

  而对于奥巴马的继任者特朗普,默克尔与其在许多问题上的看法相距甚远。两人不仅无法认同对方的政治主张,外界认为,双方的私人关系也很紧张。

  2018年6月的加拿大G7峰会上,特朗普双手胸前交叉,表情严峻,而默克尔双手撑着桌面、直面特朗普的照片,引起世界关注。即使不在现场,人们也能从中感到紧张和尴尬的氛围。

 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,默克尔毫不掩饰地松了一口气。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,他与默克尔关系融洽,但两人从来都不是特别亲密。

  德媒称,默克尔16年前上任时,几乎“每个美国家庭都与德国有着非常活跃的个人关系”。那时,还有一些美国老兵及高级政治家,他们或曾在二战中与纳粹德国作战,或在柏林墙倒塌前的许多年里,在西德驻扎。

  无论谁接替默克尔的职位,都面临一个重大任务,那就是——激励年轻一代维护“密切的跨大西洋关系”。对这一代人来说,第二次世界大战和铁幕的恐怖已属遥远,过去将不再足以作为论据。(完)

星辉彩票视频 亦博电子 英皇宫殿代理官方网 易彩票加拿大飞艇 足球娱乐在线
众博棋牌vip 钻石娱乐电玩线路 葡京真人娱乐 金沙在线登陆 钱柜1倍打码
新櫈娱乐女优AB亚洲 美高梅会员返利 永乐国际真人游戏 888真人生日彩金 88娱乐安全上网导航
米櫈彩票秒速11选5 188金宝博中心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现金棋牌游戏 申博官网导航